挂了电话后,郁南嘉点开了微博,热搜上十分的热闹。

    #影帝顾言溪当众失态#爆

    #顾言溪易感期

    #顾言溪背后的金主

    ……

    郁南嘉的脸色微沉,她点进下面那个词条。

    娱乐小记v:今天就让我们来盘点一下g姓影帝,昨天晚上有人在华翎外面拍到了这位影帝和某位集团总裁亲密相拥,刚刚小编还特意去搜索了一下,发现这位影帝所参与的电影投资里都有这位总裁的身影,足以见得两位的关系并不一般。

    下面还附带了两张图片,图片上很清楚的能看到郁南嘉将顾言溪从车上抱下来。

    顾言溪这些年在娱乐圈顺风顺水,必然是挡了不少人的路,如今被爆出背后有金主,多方势力都下场了,水军几乎将这几个词条都占据了开始纷纷抵制顾言溪。

    “之前还挺喜欢顾言溪的,平日里一幅云淡风轻的样子,还以为他是娱乐圈的一股清流,结果没想到最后他才是那个资本下场的。”

    “之前不是就有风声说侯池才是《迷案》的男主么,后来官宣的却是顾言溪,怕不是将金主伺候爽了吧!”

    “抵制顾言溪,顾言溪滚出娱乐圈!”

    “楼上的水军要不要这么明显,顾哥那样子一看就是易感期到了,还有那个侯池,一个妄图复出的法制咖也想来碰瓷我顾哥,少在这里恶心人了!”

    “你们要不要看看自己在说什么,顾哥演技好,人家总裁投资顾哥有问题么?别忘记了,去年顾哥才刷新了票房记录。”

    “来了来了,顾言溪家的疯狗又出来咬人了!”

    “既然知道我们是疯狗就小心说话,我疯起来连我自己都咬!”

    ……

    再往下面就是水军,闻风赶来的路人,还有黑粉和顾言溪的粉丝炒作一团的场面,郁南嘉没有再看了,而是给郑易发了条消息后就将手机放了回去,转身看着依旧蜷缩在她怀中的青年。

    顾言溪也不知梦到了什么,眉头微微皱起,咬着被蹂/躏得红肿的唇瓣,一双手紧紧抓着她的睡衣,还一个劲儿的将自己往她怀中塞。

    郁南嘉叹了口气,想着时间还早,伸手将青年搂紧了一些,再一次的闭上了眼睛。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就不能逃避,等睡醒了再说。

    不过郁南嘉并没有如愿睡上多久,顾言溪身体渐渐地发烫,难受得哼哼唧唧的,郁南嘉听到动静后,她睁开了眼睛。

    顾言溪的脸色泛着不正常的红晕,她伸手朝他额头探去,温度近乎烫手。

    这边酒店是郁氏的产业,有些时候她会来住,所以东西还算齐全,她翻身从床上起来去衣帽间将药箱拎了出来,找到温度计后回到床边,弯腰将藏进被褥里的青年挖出来抱在怀中。

    顾言溪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周身的酸痛让他十分难受,虽然他没有睁开眼睛,但是却清楚的知道抱着他的人是郁南嘉。

    在郁南嘉的面前,顾言溪向来都是娇气的。

    眼泪打湿了长睫,顾言溪拽着郁南嘉的睡衣,沙哑的声音小小声的说道,“姐姐,我好难受。”

    郁南嘉只能将人就这么抱着,哄着人让他将消过毒的温度计含在嘴里,拿过手机通知她的私人医生过来,顺便又给郑易打了个电话。

    等做完这些后再低头去看,顾言溪已经晕晕乎乎的又睡着了,只是抓着她衣服的手却没有松开,就像是生怕人跑了一般。

    这是顾言溪从小的一个小动作,小时候顾言溪就喜欢粘着郁南嘉,不管走到哪儿,那只肉嘟嘟的小手就抓住她的衣服,那个时候两家的长辈还笑说要是以后谁分化成oga的话就干脆结婚算了,可没想到后来两人同时分化成了alpha,这件事情两家也就没有再提。

    但是顾言溪却依旧像小时候那样粘着她,当然仅限于两人私底下,就连那些小动作都没有变。

    想到这儿郁南嘉眼底流露出一抹笑容,伸手轻轻将顾言溪又往怀中拢了拢。

    青年就像是有所察觉一般毛绒绒的脑袋在她怀里轻轻的蹭了蹭。

    算着时间,郁南嘉将体温计取来看了一下。

    38.2c。

    有点高烧。

    只是顾言溪是一个alpha,如今又在易感期,郁南嘉不敢轻易用药,只能端了水用帕子给他降温。

    看着他身上斑驳的痕迹,还有后颈处的牙印,昨晚不仅是顾言溪失控,而她也是,还差点诱发了易感期。

    要真是这样,郁南嘉都不敢想顾言溪最后会被她折腾成什么样子。

    冷水擦拭了几遍后,顾言溪的身上也没有这么烫人了,但是还在易感期的他依旧十分难受,短短十分钟的时间里,醒了又睡,睡了又醒,总觉得有什么发泄不出来,就一直缠着郁南嘉,哼哼唧唧的。

    郁南嘉也只能哄着他,看着他被折腾得难受,心中更是恨不得将给顾言溪下药的人杀了泄愤。

    不过好在医生和郑易很快就赶了过来,医生是beta,但是郑易是alpha,郁南嘉没有让他进来。

    医生麻利的给顾言溪打了一针抑制剂,只是看到顾言溪后颈处的牙印后,她心中了然,开了一些药后,医生轻声道:“郁总,顾先生到底是alpha,并不适合这种事情,就算真的情不自禁,郁总也要小心一些。”

    医生和郁南嘉的关系还不错,所以这些话基本也是直说。

    郁南嘉听得有些不自在的咳嗽了一声,点了点头,“他昨晚被人下了药,现在又易感期,吃药不会有事儿吧?”

    “还有,昨晚我把他咬了,会不会对他有什么影响?”

    医生摇了摇头,随后又说道,“要是郁总实在不放心就带顾先生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郁南嘉点了点头,等医生走了以后,她又不放心的看了眼顾言溪,打了一针抑制剂后,顾言溪现在的状态要好很多了,脸色也没有刚刚那样难看,心情也放松了许多。

    房门被轻轻关上后,原本闭着眼睛的顾言溪悠悠醒了过来,他转身趴在床上伸手摸了摸后颈,伤口还在,顾言溪的脸上止不住的露出笑意,脸颊微微泛红,他将被子轻轻往上拉了拉整个人都藏了进去,这才痴痴的笑了起来。

    *

    “郁总。”

    “昨晚去参加杀青宴的人员都在这上面,其中和顾先生单方面有过冲突的叫吴浩宇。”郑易将手中的平板递给她,他伸手在平板上划了一下,赫然就是昨晚给顾言溪敬酒的那个演员,“他叫林奈,根据我查出来的线索,这个人给顾先生下药的可能性很大,我还调查了华翎的监控,昨晚杀青宴散了后这个人还和吴浩宇走在一起,只是两个人站得比较远,而且两个人还是同一个经纪公司的。”

    对于郑易的能力,郁南嘉从不怀疑,这个人做事情向来是滴水不漏,虽然暂时没有更多的线索,但就目前来说这两个人不是主谋必然就是知道一些消息的。

    郁南嘉的脸色冷了下来,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看着吴浩宇和林奈的照片,沉声道:“查,告诉盛青娱乐的王总,这两个人之后要是再敢出来蹦跶,他做的那些好事,我不介意让他老婆去找他聊聊。”

    “还有,将吴浩宇和林奈的黑料都放出去,之后的事情我就交给你了,对了,微博上的水军知道是哪些下场么?”

    郑易心中了然,这次那些人触及到了郁南嘉的底线了,只怕那些下场的不死都要脱层皮,至于吴浩宇那两个,肯定也不会轻易放过的。

    他接过平板调出了另外一份资料,“这是这次水军下场后面的人,那个侯池之前和顾先生竞争《迷案》的男主,但是这个人在背后耍了手段,只是他心高气傲,当天晚上就被人举报聚众吸毒,此后一直处于被封杀的状态,这次只怕是心中不服,嫉妒顾先生。”

    郁南嘉冷笑了一声,“那就给他找点事儿干。”

    “好的。”

    郑易推了推眼镜,“那郁总,我先走了。”

    “嗯。”

    郑易刚走没多久,郁南嘉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看到来电显示后,郁南嘉有些无奈,接通了电话。

    “商女士不在外面潇洒,怎么想着给我打电话了?”

    商瑞雪“啧啧”了两声后说道,“你和言溪的名字都在热搜上挂了差不多一个晚上了,没想到你挺能憋啊,昨天才下手,事后怎么说?我商瑞雪可没有不负责任的崽儿啊。”

    商瑞雪虽然是个oga,但从小被商家宠着长大,性子一直都是大大咧咧的,后来和郁博涛联姻,也不是没想过要好好过日子,可她却很快就发现了郁博涛是一个伪君子后,生了郁南嘉后,就自己去将永久标记给洗了之后就是各玩各的。

    不过到底是自己生的崽,商瑞雪对郁南嘉从来没有亏待过,甚至商家对郁南嘉也很好,要不是郁博涛在外面有了孩子,可能这两个人也就这样过下去了,不过商女士是一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说离婚,在商家的支持下直接离了婚,顺带还扶了郁南嘉一把,让她加速掌控了郁氏。

    听到商瑞雪的话,郁南嘉撇了撇嘴,从抽屉里拿出香烟,想到屋里顾言溪还躺着,她叹了口气,“商女士,你幸灾乐祸不要太明显了,这件事情我现在还不知道应该怎么办,要不我们商美女帮我想个法子?”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