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姐妹~”

    早上不过六点,郁南嘉就被电话吵醒了。

    昨晚她一直在顾言溪的别墅外面一直待到了差不多三四点,要不是第二天还要和科兴那边签合同,郁南嘉可能会在外面守个通宵,可她也实在是没想到自己会在六点被电话吵醒。

    顾莎莎的声音依旧是那么的欢快,郁南嘉已经没有脾气了,她拿着手机翻身从床上去起来,沉声说道,“你最好是有急事。”

    刚刚从飞机上下来的顾莎莎才不管郁南嘉是不是又生气了,她提着自己的行礼快乐的说道,“我已经回国了,明天晚上来聚聚啊!叫上汪雅她们!”

    “到时候再说吧。”

    “那行,我到时候将位置发给你哈,我好困哦,先回去睡一觉!”

    郁南嘉磨了磨牙,要不是顾莎莎是顾言溪的姐姐,她早就将人丢去南非挖钻了。

    被吵醒后,现在也确实没有什么困意了,她换了身衣服后就下楼简单的做了个早餐,坐在餐桌前随手刷着手机。

    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她才开车出发去公司。

    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守在自己办公室外面的郁瑶心,郁南嘉脸上挂上了一抹笑容,“我这儿不比他那儿,不需要这么一大早过来自以为的讨好我。”

    郁瑶心紧紧抱着手中的文件,小声说道,“我不是想来讨好姐姐,我就是想早点过来多学习学习。”

    “随便你。”

    郁南嘉丝毫不理会在她面前惺惺作态的郁瑶心。

    距离之前和科兴那边约定的时间还要一会儿,她靠在柔软的办公椅上顺手给她的舅舅商斯年发了个消息,很快就接收到了对面轰炸机一般的消息。

    商斯年:“你说什么?那个什么郁瑶心也在?这件事情不是你负责的么?”

    商斯年:“郁南嘉,你好歹也是我侄女,怎么就被一个私生女给爬到头顶了?”

    商斯年:“当初就说让你跟着你妈回商家,要不你现在回来吧,你舅舅年纪大了,想要退休了!”

    商斯年:“怎么样,我这个提议你考虑一下?郁氏在你手中发展成现在这样,你那个爹可没少在外面说这一切都是他的功劳,你要不回商家吧,以后我就是侄女吹!考虑一下?”

    郁南嘉嘴角抽搐了一下,对于自己这个舅舅,她也是很无奈。

    当初商瑞雪和郁博涛离婚,商瑞雪的母亲也就是她的外婆就提出想要她一起回商家,但是那个时候她已经在郁氏做事情了,她拒绝了外婆的提议,惹得小老太太还有些不高兴,但是后来也就看开了,不过倒是她这个舅舅。

    是天天巴不得她能早点离开郁氏回到商家,接替她的位置,然后他自己好到处去玩儿。

    郁南嘉:“舅舅,你想要退休其实还有一个法子,早点结婚早点生孩子,只需要等个二十三年你就可以退休了。”

    商斯年:“!!!!你这个歹毒的小侄女!”

    看着商斯年发出来的消息,郁南嘉噗呲一声笑了一出来。

    知道自家舅舅快要暴跳如雷了,郁南嘉又开始顺毛摸了。

    郁南嘉:“舅舅,我们也好久没见了,不如今晚一起吃个饭?”

    商斯年那边很快就回了消息,“好!今晚吃大户,我中午不吃饭了,我一定要多吃点!”

    就在和商斯年聊天打发时间的时候,顾言溪给她发消息来了,她切出页面,点进了置顶里面。

    顾言溪:“姐姐,我刚刚接到导演的电话,导演说有人来试镜男二,让我去看看,我今天就得出发了。”

    刚刚的一点好心情就随着顾言溪这么一条消息烟消云散了。

    郁南嘉:“你什么时候出发?什么时候回来?”

    顾言溪那边王吉已经带着袁媛过来帮他收拾东西了,这次一去怕是得要一个月左右才能回来,虽然是夏天,衣服不多,但是它的用品就有些多了。

    顾言溪坐在沙发上看着郁南嘉发来的消息,有些不高兴的撇了撇嘴,但还是如实说道,“可能需要一个月左右吧,王吉定的是下午两点过的机票。”

    郁南嘉:“嗯,要是有什么问题你记得告诉我。”

    “叩叩。”

    郑易敲了敲门,“郁总,科兴的陈总已经来了,商总也已经在楼下了马上就上来。”

    “嗯。”

    陈总穿了一身熨帖的西装,头发也是梳得一丝不苟的,他身边还坐着几个干利的人,应该是陈总带来的秘书和律师。

    郁氏的法务也已经到位了。

    郁南嘉带着郁瑶心去会议室就看到商斯年正在和陈总说着话。

    “郁总。”

    陈总连忙站起来,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和郁南嘉握手。

    自从那天达成合作后,郁南嘉安排的人已经驻扎在科兴了,雷厉风行的处理了一些事情和一些人,原本摇摇欲坠的科兴也算是得到了暂时的宁静,也让焦头烂额的陈总有了片刻的喘息时间,也是因为这样,让他知道郁南嘉这个人真的就如外界那样说的,深不可测。

    想到这儿他又看了眼跟在郁南嘉身后的郁瑶心。

    郁家的事情当初在这个圈子里可是闹得人人皆知的,当初大家都还在看着郁家最后会落入谁的手中。

    陈总也在这个圈子里混迹多年了,看人的眼光不说百分之百的准,但至少有百分之七八十,这个郁家的私生女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这般无害,至少之前的那件事就能看出来,不过和郁南嘉这位背后不仅有郁氏还有商家的人来比,没有半点胜算。

    想到这儿陈总的笑容又真诚了很多,他道,“郁总手下人的干事情真是太麻利了,要不是郁总,科兴怕是都支撑不到今天了。”

    郁南嘉还没说话,商斯年就迫不及待的说道,“陈总我跟你说,我这侄女从小就很聪明,也很厉害,只要她想要做成的事情就没有失败过,只要交给她准没问题。”

    陈总笑呵呵的说道,“我也觉得,以后科兴在郁总手中我也算是放心了。”

    “那可不一定。”

    迟迟没有说话的郁南嘉开口了,一时间会议室都安静下来,站在她身后的郑易将两份合同分别放在了陈总和商斯年的面前。

    陈总翻开看了以后,脸色变得越来越诧异,看到最后,他猛地抬头看着郁南嘉,一个alpha生生的红了眼眶,“郁,郁总,您真的愿意?”

    郁南嘉微挑了一下眉,“合同上不是写上了么,陈总要是不相信可以让你的律师看看。”

    这白字黑子的陈总自然是看到了,他来的路上其实已经做好了离开科兴的准备了,虽然以后富贵不愁,但一想到自己奋斗了一辈子也就这样心中还是十分失落,可他没想到这一切峰回路转了。

    商斯年也出言道,“陈总,这次科兴会这样并不是因为你们项目出了问题,是因为你们公司有蛀虫,导致后续的资金链更不上,资金有郁氏和我商家一起出钱,完全不会有问题,陈总一手将科兴发展到现在说明你很适合现在这个位置,你手底下那些研究人员都是你一手带起来的,你们互相都这么熟悉了,我们为什么还要大张旗鼓的去找一个新总裁呢?”

    也不是没有收购了公司后将原来的管理层留下的,但基本上都是发配边缘了,虽然是个总裁但也只是名义上的,可这份合同上不一样,虽然是收购了,但更像是郁氏和商家对科兴进行投资,虽然也会派遣人员过去,可并不会轻易干预任何事情。

    陈总捏着合同的手都在颤抖。

    郁南嘉:“陈总要是觉得合同还有什么问题,三方律师都在可以更改,毕竟是收购,我们还是需要派遣人员过去,但就像合同上说的,我们不会过多的干预科兴,毕竟收购一家公司也是为能继续赚钱。”

    陈总连忙摇了摇头,“郁总,商总,这合同没有任何问题,我现在就签!”

    “以后合作愉快。”

    郁南嘉和陈总握了一下手后看向一旁的商斯年,“舅舅,我等一下还有事情,你和陈总去吃饭吧,到时候账我这边出就行了。”

    “去吧去吧!”

    陈总本来还想说什么,就被商斯年一把拽走了,老远都还能听到他在说话,“陈总,这难得吃大户,咱们可不能拒绝,最近新开了一家私房菜还不错,咱们……”

    声音越来越远,郁南嘉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差不多十二点半了,正好郑易收拾完合同从里面出来,她道,“我等一下要出去一趟,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

    “好的,郁总。”

    电梯里,数字一层一层的往下走,郁瑶心忍不住说道,“姐姐,科兴的总裁爸爸之前就有了人选,姐姐这样将人留下,就不担心爸爸那边么?”

    郁南嘉侧目似笑非笑的看着郁瑶心,“既然你这么好奇,等一下你就去问问吧,还有商女士就我一个女儿,你还是叫我郁总吧,毕竟这是在公司,你也不希望你以后会被打上我的标签吧。”

    郁瑶心攥紧了手,她点了点头,等郁南嘉转过身去后,她眼里藏不住的嫉妒。

    为什么光明正大出生在郁家的不是她!

    电梯到达一楼后,郁南嘉丝毫没有理会郁瑶心就这么大步走了出去。

    *

    “言溪,你盯着手机发呆做什么,东西都收拾好了,我们先去吃点饭就去机场吧。”

    王吉和袁媛一人提着一个行李箱从楼上走下来,“对了,你的抑制剂打了么?”

    “打了,我们出发吧。”

    顾言溪最后看了一眼手机,依旧没有什么动静,他压下心中的那点委屈和失落将手机收了起来。

    只是等三人出门后,却看到顾言溪的车前面还停了一辆,刚刚一脸失落的顾言溪此刻双目亮晶晶的看着那辆车,就连嘴角上都挂着一抹笑容。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