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了顾言溪后,郁南嘉就回办公室处理事情了。

    没过多久,郁博涛就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将手中文件重重的丢在办公桌上,他看着对面气定神闲的郁南嘉,心里就压抑不住怒火,大声说道,“当初决定收购科兴的时候我就说过科兴那边的总裁我已经有人选安排了,你现在居然擅自将人留下,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董事长!”

    眼看着郁南嘉要说话,郁博涛再次说道,“少拿商家说话,这次收购郁氏出资最多,我不信你连一个总裁的位置都腾不出来。”

    郁南嘉看着他那暴跳如雷的样子,冷笑了一声,将笔帽盖上后,她才往后一靠微微仰起头来看着郁博涛。

    “父亲,科兴收购案是我一手负责的,父亲应该知道一点,从小到大,我手里的东西除非是我主动给出去的,不然我就算是毁掉也不会给别人。”

    “我坐上总裁,虽然有商家的意思,但我每一笔投资每一个项目都给公司赚了不少钱,当初就算是没有商家,这个位置也会是我的,同样是你的女儿,总不能这么偏心吧。”

    郁博涛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不是不知道郁南嘉能力很出众,郁氏是在她手底下走到现在的,但看到郁南嘉那张和商瑞雪差不多的脸,尤其是那双狐狸眼,郁博涛就忍不住的感到厌恶。

    他道:“你自幼就聪明,可是瑶心什么都不会,之前是我亏待了她,现在她母亲也死了,我就想着科兴前景不错,让她过去,挂个闲职总裁,但是其它的不还是你说了算么。”

    郁南嘉眼神彻底冷了下来,“父亲,你最好不要在这儿提这种恶心的事情,你别忘记了那郁瑶心就比我小半岁,她是商女士生下我没多久就出生了私生女,还是说现在商女士和你离婚了,你就忘记了?”

    “科兴的总裁已经定了,父亲要是有什么不同意,不如就去问问那些董事们,毕竟这件事情当初是经过董事同意的。”

    “你!”

    郁博涛到底没有再说什么,但是等离开办公室后,他却回头深深地看了眼。

    郁南嘉就这么在监控里看着郁博涛走了以后,继续处理事情。

    可心情却怎么也都平衡不下来,她叹了口气再次将笔放下,拿起郁博涛带来的合同,这份合同正是和科兴签订的合同,她脑海中回忆的却是商女士还没有发现郁博涛在外面有私生女的时候。

    那个时候家里还算是非常和睦的,郁博涛对她也很好,每次出差回来都会给她带礼物回来,那个时候她虽然面上不显但心中十分高兴的。

    直到后来……

    郁瑶心出现后,在她刻意的透露下,她才知道郁博涛买礼物永远都是双份,她一份,郁瑶心一份,甚至她才是那个附带的。

    当初她并不相信,她调查了,可真相确实是这样。

    郁瑶心的母亲是郁博涛的初恋,两人一起大学毕业,但郁瑶心的母亲家里条件一般,那个时候郁家已经有想和商家联姻的想法了,还安排两人见过,商女士看上了郁博涛,要是按照现在尚女士的话,那就是当时脑子进水了。

    后来郁家出手强行让郁博涛和他的初恋分开了,郁博涛和商女士结婚,初恋也转嫁他人,但是过得却不如意,后来一次偶然两人就再次勾搭上了。

    一直到初恋生下郁瑶心却因难产死了,当时初恋嫁的那户还以为郁瑶心是他们家的,直到郁博涛后来才知道初恋有个孩子才找上门去。

    郁博涛说什么郁瑶心在那个家吃了很多苦,他现在只是想要弥补完全是假的。

    他在郁瑶心两岁的时候就知道初恋生了个孩子,算算时间他也知道那个孩子必然是他的,就找上门去,后来一直将郁瑶心养在外面,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要不是怕被人发现,郁瑶心那个时候差点还成为了她的同学。

    突然响起来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郁南嘉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远在国外潇洒的商女士。

    “喂?商女士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电话那头的商瑞雪翻了个白眼,“我家崽都被人欺负了,我还不能打个电话问问?”

    “那郁博涛可真是不要脸啊,一天天上蹿下跳的,也不怕哪天脚崴了一下得了脑偏瘫。”

    烦闷的心就这么被商瑞雪一句话逗笑了,她道:“商女士,这脚崴了怎么就和脑偏瘫扯上关系了?”

    听着郁南嘉声音和平时一样,商瑞雪也算是放心了,她道:“这是我对他最美好的祝愿。”

    郁南嘉应了一声表示认可。

    电话那头的商女士继续说道,“听你舅舅说今天和科兴签合同的时候那个什么郁瑶心也在,郁博涛真是一如既往的会恶心人,南嘉以后你要是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拒绝,商家还在你背后呢,要是不高兴了就辞职回商家,你舅舅巴不得你哪天就回去呢。”

    “你不是没有退路,不要让一些碍眼的人来影响你的心情知道么?”

    难得商女士那大大咧咧的性子还能灌人鸡汤,郁南嘉没忍住笑了起来,“商女士,老实说你看了多少小段子才有这么一大堆话?”

    商女士笑骂了一声,“我差点没被洗脑了,我应该这两天就要回来一趟,给你和言溪带了不少东西到时候我都送到你那儿去,郁博涛趁我不在欺负你,那我肯定得欺负回去。”

    郁南嘉挑眉,“那我可就等着商女士回来为我撑腰了。”

    “必须的!”

    挂断电话后,郁南嘉的心情已经不像刚刚那样了,她不意外商女士会知道郁氏的一举一动。

    她继续出来还没完成的事情,中途又收到顾言溪保平安的消息,给他发消息却没有回,直到顾言溪的性子,她给王吉发了一条消息。

    等再次忙完已经快六点了,郁南嘉看了眼手机,在十分钟前商斯年给她发了个消息还甩了一个定位给她。

    是一家每天限定人数的私房菜。

    商斯年是一个很享受生活,说白了就是喜欢吃喝玩乐的人,但他都是有底线的,能找过去的必然都是味道还不错的。

    等郁南嘉到的时候就看到商斯年正在和一个穿着休闲装,看着十分温和的女人在那儿说话,两人似乎是认识的。

    “你可算是来了。”

    郁南嘉刚走过去就被商斯年发现了,他立马冲着郁南嘉招了招手,身旁的男人停顿了一下,将目光落在郁南嘉的身上,露出了一抹温和的笑容,“没想到他今天约的是郁总啊。”

    “你好。”

    郁南嘉礼貌的伸手和她握了一下手,很快就放开了。

    商斯年从沙发上起来,伸手一把搂住女人的肩膀,“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郁南嘉,我小侄女,这位叫沈宜然,是我的好朋友,她家祖上可是御厨,做饭可好吃了!”

    郁南嘉也很给面子的笑了起来,“御厨啊,那我今天可算是有口福了,不愧是舅舅,能找到这么个好地方,下次我也带言溪过来,他最喜欢吃了。”

    商斯年嫌弃的看了她一眼,“要不是你年龄不对,我都要怀疑言溪是不是你的崽了,小时候看了人家一眼就将人家拉在身边,张口闭口就是言溪,现如今长大了,还是言溪,啧啧啧。”

    商斯年一边说着还一边摇头,“不知道的还以为人家言溪是你养的童养夫呢。”

    郁南嘉愉悦的笑了一下,“那谁能说得准呢?”

    这句话声音有点小,加上服务员又刚巧开口说话,商斯年也没听清,他看了眼自家小侄女,那春心荡漾的样子哦,啧啧啧,真是没眼看喽~

    两人被带到一处单独的院落,装饰得古色古香的,还种了很多鲜花和果树,院子里还引进了活水,挖了一个小湖,湖中心是一个四角凉亭,上面挂着淡绿色的纱幔。

    服务员引着两人走进凉亭坐下,上了两盏茶后就离开了。

    郁南嘉环顾了一下四周,单手拖着下颚戏谑的看着商斯年,“舅舅,你的这位好朋友家世不凡啊,这块靠山的地可是我当初都没能拿下的,结果没想到落到了你好朋友的手里了,还开了一家私房菜,刚刚我看停在那儿的车都不太简单啊。”

    商斯年气定神闲的喝了一口茶,他笑道,“就知道我这小侄女眼光不错,这块地其实当初早就被内定了,就是她家的,她家祖上确实是御厨,不过一直到现在,她家也就她一个喜欢做菜的了,至于其她人,基本不是从军就是从政了。”

    郁南嘉立马反应过来了,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难怪,刚刚我还在想她会是谁家呢,没想到会是那个沈家,舅舅行啊,你这不显山不露水的,还能认识这样的人,到时候我一定给外婆说说,舅舅才不是那种游手好闲的人。”

    “可别!”商斯年又是摆手又是摇头的,“小祖宗,你可饶了我吧,我就是一个混吃等死的,等着你哪天回商家,我好出去周游世界,不过今天将你叫到这儿来确实是想给你介绍一下她,你不是要了科兴的那块地么,走她的路子更快一点。”

    郁南嘉微微一笑,“那就谢谢舅舅啦。”

    商斯年小声嘀咕,“真是奸诈!”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