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今天怎么来我这儿了?”

    郁南嘉处理着放在桌上的文件,语气随意得不知道的还以为对面坐着的是来找她汇报工作的下属。

    郁博涛自然是感觉出来了,他脸色铁青的看着郁南嘉,动了动嘴皮子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当初他有私生子的事情被爆出来后,郁氏的股票就开始下跌,那商瑞雪竟然不顾夫妻感情,让商家向他施压,离了婚不说还分走了他一大半的资产,导致后来郁氏更是岌岌可危,而郁氏能有如今的鼎盛,都是靠着郁南嘉,就连董事会的那些老东西都只认她。

    明明他才是董事长!

    郁南嘉自然是察觉到了郁博涛的愤怒,但那又怎样,她行云流水的在文件签上自己的名字,正好郑易敲了敲门,“郁总,盛青娱乐的王总来了,说想要见您。”

    “嗯,我知道了。”

    签字笔盖上笔帽后随手丢在笔筒里,她往后靠在椅背上,翘着二郎腿,双手交叉靠在扶手上,就这么看着郁博涛,“父亲,我还要忙,所以你是有什么事情么?”

    自从因为郁瑶心,被那些人在网上嘲讽过后,他就不怎么关注微博了,如今听到一个娱乐公司的来找郁南嘉,拧着眉头有些奇怪的问道,“你名下不是有一家娱乐公司?”

    “不过是别的事情,要是父亲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要先过去了,毕竟人家都上门了,让人在那儿等着还是有些不太好。”

    说着郁南嘉就准备起身,郁瑶心忍不住了,自以为郁南嘉没有看到似的伸手扯了扯郁博涛的衣服。

    郁博涛沉声道,“我知道这次科兴收购案是商家和你一起负责,我也不再想着让瑶心参与进来了,只是她到底是刚刚进公司,这个收购案也不大,要不你就让她跟在你身边多学习学习,你放心瑶心不会去插手这件事情的。”

    上挑的狐狸眼微微眯起,她似笑非笑的看着郁瑶心,环抱着手,手指轻轻在手臂上点了两下,“那就让她多看看吧,不过父亲你也是知道的,表哥不喜欢那种自作聪明的人在他面前搞什么小动作,父亲最好是管好你的人。”

    郁南嘉说完后就出去了,郑易就这么守在门口。

    郁瑶心和郁博涛站在电梯里,她想到刚刚郑易说的话,看着刚刚从郁南嘉那儿出来还憋着一肚子火的郁博涛,她有些犹豫的说道,“爸爸,我应该知道那个王总来找姐姐是有什么事情。”

    在郁南嘉那儿丢了面子,郁博涛现在心情很不好,说话的语气也很冲,“她的事情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

    可等电梯到达16楼后,郁博涛还是没忍住的又问道,“你不是知道么?是因为什么事情?”

    郁瑶心眼底闪烁着不明的光,她道,“好像是和那个什么顾言溪有关联,有人拍到了姐姐和顾言溪在华翎外面搂搂抱抱的,今天早上有人说这件事情就是那盛青娱乐的演员,嫉妒顾言溪这才黑他的,可能那个王总来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吧。”

    随着郁瑶心的话,郁博涛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而郁瑶心还在继续说,语气中充满了担忧,“爸爸,虽然这是姐姐的私事,可姐姐还是郁氏的总裁,和一个明星闹出了这样的事情,会不会有些不太好?”

    郁博涛无所谓的摆了摆手,“她向来是个主意大的,那顾言溪也不是什么戏子,他是顾氏的小少爷,和你姐姐从小一起长大的,他在你姐姐眼中比我这个当爹的都还要重要。”

    郁瑶心的手紧紧握住,哪怕心中再怎么不爽和嫉妒,她依旧面不改色的说道,“那就太好了,毕竟姐姐每天这么忙碌,要还被网上那些人造谣,到时候影响了姐姐的心情就不好了。”

    郁博涛满意的拍了拍她手背,“你这个孩子真是一向心善,你姐姐那样对你你都还在关心她,这次你好好跟在你姐姐身边学习,表现得好点。”

    “知道啦,爸爸,我可崇拜姐姐了,好不容易得了这么个机会我一定好好学习!”

    *

    会客室里气氛凝重,盛青娱乐在娱乐圈虽然算不上数一数二,但是一家大公司,可王总此刻就像是一只鹌鹑一般坐在沙发上,面露讨好的笑容看着对面的郁南嘉。

    “郁总,这次的事情都是我教导无方,您放心,以后那两个人都不可能再出现在顾先生的面前了,这次的事情让顾先生受惊了,这是我公司接下来的一个s级的项目,就当我的一点小小的心意了,版权合同都在这儿。”

    王总将一个牛皮纸的文件袋放在桌上,看着郁南嘉的脸色小心翼翼的推到她的面前,额头上的汗水都快滴进眼中了也不敢擦。

    天知道他还在小情人温香软玉的怀中被郁南嘉身边的那个郑易找到的时候心中有多害怕,他虽然拼搏了这么多年总算是在娱乐圈站稳了脚步,也算得上是一句资本家了,可在郁氏这种真正的资本家面前,他连给郁氏塞牙缝都不够。

    在知道吴浩宇和那个林奈做的那些事情后,他真的是杀人的心都有了,找了不少关系才知道那两个人这次不仅是踢到了一块铁板。

    他心中真是后悔,当初怎么就将那两个东西给签进了公司。

    看着那牛皮纸的文件,王总心里都在滴血,那可是他们公司接下来的一个很重要的项目,要是拍摄得好,接下来三五年都不愁了,可如今是和他半点关系都没有了。

    对于盛青娱乐的这个s计划郁南嘉自然也是有所耳闻的,是最近很火的一本悬疑小说,没想到他们居然肯将版权拿出来也算是下了血本的,她道,“王总,我是个生意人,也是一个遵纪守法的人,这件事情就交给警察来处理吧,不过王总,你也知道言溪是一个低调的人,并不太喜欢让自己和这种事情牵扯到一起。”

    听着郁南嘉的口气,王总就知道这件事情算是过去了一半了,他立马点了点头,“郁总您放心,那两个人不待够十年八年的肯定是出不来的。”

    郁南嘉微微含颚,“那这件事情就要麻烦王总了。”

    “不麻烦不麻烦。”

    *

    一间昏暗的屋子里,仅有亮起来的电脑屏幕有一星半点的光,一个看着十分憔悴的男人疯魔似的坐在电脑面前看着网上的言论,嘴里不停地说着一些咒骂人的话,一双浑浊的眼镜布满了血丝。

    可任凭他将微博上的热点都看完了愣是没有半点他想看的,男人彻底的陷入了疯狂一把将电脑从桌上扫了下去。

    “废物,一群废物!”

    吴浩宇不停地踩着电脑,“顾言溪,你这个贱人,你怎么不去死!”

    被公司雪藏还有一大堆的违约金,哪怕是吴浩宇将自己这些年的积蓄都拿出来可依旧填补不了那个巨大的空缺。

    他不是没有去找过圈里的好友。

    那些人平日里巴结他,可等他真正落难了,一个个的不适袖手旁观就是落井下石的,而这一些都怪顾言溪。

    他不过就是让人下了药,可他顾言溪不还怕上了郁南嘉的床么,算起来他应该感谢他才是,凭什么要这样对他!

    顾言溪该死!

    “砰——!”

    随着一声巨响,原本紧闭的房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吴浩宇警惕的看着站在门口高大的男人,“你们是谁!你们这是擅闯民宅,你们信不信我要报警了!”

    眼看着那几个男人走了进来,吴浩宇慌张的往后退了两步,嘴里一边威胁着一边想要去寻找自己的手机,可来人并没有给他半点机会,直接将吴浩宇打晕带走了。

    等吴浩宇再次醒来后发现不知道被带到了哪里,双手被反绑在身后。

    他扭动着身体想要挣脱,可绳子却越挣脱越紧,吴浩宇陷入了一整恐慌,他大声说道,“你们到底是谁,这可是法治社会,你们要是敢杀了我,你们也别想有好日子过,你们赶紧放了我!”

    “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

    只可惜空旷的厂房只有吴浩宇一个人的回音。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吴浩宇已经彻底陷入绝望的时候,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一声一声的,仿佛踩在了吴浩宇的心上,让他不由自主的往后靠去,恨不得整个热都贴在柱子上,以寻求安慰。

    他能在娱乐圈混到二三线的地位并不是蠢货,他平日里在圈子里踩地捧高的,得罪了不少人,但那个圈子不就是这样么,谁有资源,谁的地位高谁就是大爷,要说真正得罪的就只有那么一个。

    绝望的情绪在心中蔓延开来。

    一道刺眼的灯光打在吴浩宇的脸上,吴浩宇下意识的闭上眼睛,过了好久才睁开了眼睛,豆大的汗水滚落下来,脸色却十分惨白。

    细长的高跟鞋踩在吴浩宇的小腿上,听着男人发出来的惨叫声,郁南嘉愉悦的勾起了嘴角,她微微弯腰,手肘靠在膝盖上,将全身所有的重力都压在踩着吴浩宇的那条腿的膝盖上,“你是真的胆大得很,要是那天晚上言溪当真出了什么意外,你觉得你还能活得下去么?”

    吴浩宇翻着白眼,张了张嘴,可此刻的他已经痛得说不出话来,浑身都在抽搐着。

    郁南嘉抬手,手指勾了勾,守在一旁的保镖端着一杯水,强行掰开吴浩宇的嘴巴生生的灌了下去。

    “既然这么喜欢这个东西,那就好好享受一下吧。”

    手机铃声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郁南嘉看到来电显示后,嘴角的笑意深了许多,她看了眼一旁的保镖后就离开了仓库,一路走到外面。

    “喂,言溪怎么了?”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