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酒店里。

    郁南嘉慵懒的坐在沙发?上, 身上穿着一条修身的红色长裙,珍珠的吊带衬得锁骨愈发?的诱人,艳丽的红唇微微勾起, 手上端了一杯红酒, 不紧不慢的晃着, 但是那?双眼睛,就像是盯着猎物一般,看向更衣室紧闭的房门。

    过了好久,房门才?被人从里面缓缓打开, 顾言溪穿着一件到膝盖的白衬衣从里面走了出来,一双修长白皙的腿就这么暴露在外面,随着顾言溪的走动, 隐约中能看到大腿上扣着的黑色的腿环。

    郁南嘉的瞳孔紧缩, 深邃的眼眸就这么落在顾言溪的身上。

    屋里的灯光散发着暖黄的光, 青年踩着光走过来,站在她的面前?, 一只脚踩在膝盖上,衬衣滑落刚好遮住大腿根却又露出上面的腿环, 手肘靠在上面,微微仰头露出修长的脖颈,漂亮的桃花眼微微眯起, 高?傲又矜贵的看着郁南嘉,修长的手指轻轻划过锁骨,凸起的喉结随着他的动作上下滚动了一下。

    郁南嘉近乎屏着呼吸看着眼前?这个?落入人间的妖精。

    “原来姐姐喜欢这种?么?”

    清冷的声音充斥着无尽的诱惑。

    郁南嘉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眼神,红酒入口, 她起身一把扣住青年的腰,俯身吻了上去。

    带着花果?香的红酒流转在唇齿间, 最?后不知被谁咽下去了。

    唇舌的交缠,让人忍不住的沉沦。

    一吻结束后,顾言溪的脸颊泛着红晕,一双漂亮的桃花眼也变得水润润的,看着十分的勾人。

    郁南嘉的手在顾言溪的腰上重重的揉了一把,惹得怀中青年轻颤不已。

    郁南嘉真的是爱死了顾言溪这份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矜贵和克制,可却也只有?她自己知道,盛开的顾言溪是怎样的诱惑,就像现?在。

    只有?她一个?人能看到。

    修长的手指轻轻划过和白皙皮肤形成鲜明对比的黑色腿环,她再一次吻住那?红唇的唇瓣。

    乌木沉香霸道的将?青年还有?他那?香草味的信息素包裹在里面……

    ……………………………………

    郁南嘉早早的醒了过来,她垂眸看着怀中抓住他衣服睡得正香的青年,后颈的腺体上还有?一个?牙印,手指轻轻在上面碰了碰,熟睡的顾言溪忍不住的发?出一声呜咽的声音。

    她嘴唇微勾,低头在青年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吻,这才?轻轻的将?抱住她腰的手拿下来,掀开被子?起床了。

    长发?一撩,她的后劲上也露出了一个?新?鲜的牙印,她满足的在上面摸了一下,这才?走进了卫生间开始洗漱。

    换了一身轻便的休闲装,郁南嘉走到套房的小厨房里,昨晚闹得太过了,得给顾言溪熬点粥。

    一想到哄着顾言溪喝粥的样子?,郁南嘉眼底就露出一抹餍足的笑意。

    眼看着差不多快十点了,郁南嘉将?电脑合上,走到厨房看了眼粥,皮蛋瘦肉粥的鲜香味一下就冒了出来,她洗了洗手这才?走进卧室。

    “言溪,起床了,先吃饭。”

    “唔……”顾言溪抱着被子?就这么在床上翻滚了一圈,沙哑的声音小小声的说道:“不要吃……”

    郁南嘉忍着笑意将?差点给自己裹成蝉蛹的青年给捞入怀中,伸手扒拉了两下,就露出青年那?红扑扑的脸蛋,还有?那?双含怒的桃花眼。

    嘴唇红肿,上面还有?一些细碎的小伤口。

    “禽兽!流氓!你看看我?的手,还有?我?的肩膀!还有?我?的,我?的……”

    顾言溪实在是说不下去了,主要是身上有?太多地方遭殃了,这手和肩膀都还是好的,一想到……

    顾言溪不仅是脸红了,就连脖子?和耳朵都红了,看着郁南嘉那?张带笑的脸,他气得凑过去在郁南嘉的手臂上咬了一口。

    看着那?整齐的牙印,顾言溪心中才?气顺了一些,“下次不准再咬我?了!”

    “嗯。”

    尽量,反正到那?种?时候言溪也控制不住她。

    反而还十分配合,一想到那?样的顾言溪,舌尖轻轻抵住犬牙。

    将?人送到剧组定的酒店,看着王吉来将?人接走后,郁南嘉才?开着车离开了,只是她并没有?去公司,而是去了一处居民楼里,手中还拿着一个?资料袋。

    “郁总。”

    西装穿得板板正正的保镖守在门口,看到郁南嘉后就将?身后的门给打开了,里面被关着的正是之前?想要偷拍顾言溪而被送进警察局的男人,男人此刻鼻青脸肿的坐在屋里,看到郁南嘉进来后,直接从沙发?上滚了下去,“你,你,你要干什么!杀人犯法,你不能杀我?!”

    郁南嘉看到他这样子?,眉头微微皱起,守在屋里的保镖说道:“郁总,我?们抓到这个?人的时候他正在被人按着打,我?们将?人带回来后就关在这儿了,并没有?去动过他。”

    “嗯。”

    男人叫徐军,今年36岁,一直都在南市的影视城里跑龙套,只可惜却是一个?滥赌鬼,因为没有?对顾言溪造成任何伤害,所以警察也只是关押了他七天批评教育后就放了出来。

    原本郁南嘉是不会再注意这个?男人的,但是直到照常调查这个?男人的款项后才?发?现?他和郁瑶心之间之前?竟然还有?牵扯,而且就是在商女士流产的前?后时间里。

    资料袋随手丢在桌上,郁南嘉坐下后就这么看着徐军,宛如?在看一只蝼蚁一般,她沉声道:“我?记得你在外面应该有?个?女儿吧,多大了?快两岁了吧,真是好小,你说对吧?”

    徐军顿时警惕的看着郁南嘉,“你要干什么!你不准伤害我?的女儿!”

    郁南嘉冷笑了一声,“你和郁瑶心是什么关系?”

    男人的目光顿时闪烁了一下,他有?些紧张的说道:“没有?关系,就是来找我?拍顾影帝的照片,那?段时间我?缺钱,赌博输了。”

    “是么?”

    狭长的眼睛就这么看着徐军,屋里的气压很低,徐军哆哆嗦嗦的,一想到那?件事情都这么多年了,他咬牙说道:“郁,郁总真的是这样的,我?和郁瑶心真的没有?关系。”

    “呵。”

    郁南嘉冷哼了一声,“可是我?就说了一个?郁瑶心,你怎么就知道是哪个?郁瑶心?徐军,你以为有?些东西过了这么多年当真是查不到么?郁瑶心倒是有?些变化,现?如?今还知道转账的时候要七拐八拐的,可她怎么就忘了呢,当初第一笔转账的时候是用她自己的卡呢!”

    徐军心中一沉,他没想到那?件事情过了这么多年了还有?人查,他徐军虽然喜欢赌,但他不傻,知道这件事情要是认了,他这辈子?就完了!

    他立马摇了摇头,“郁总,您真的是误会了,我?当初只是和郁瑶心的母亲认识,当年她的母亲在医院的时候我?帮忙照顾了一下,后来我?们真的没有?联系了,直到这次,郁总,您可以去查查,我?真的只是当初照顾了她的母亲,她才?给我?钱的。”

    屋里安静下来,徐军就这么忐忑不安的看着郁南嘉。

    过了好久,就在徐军感?觉汗水都要将?衣服打湿以后,女人突然站了起来,高?跟鞋的声音停在门口,郁南嘉居高?临下的看着徐军,“最?好是这样,不然,有?些人悄无声息的消失了也不会有?任何人注意到的。”

    看着徐军顷刻间变得苍白的脸色,红唇微扬,就这么离开了,还带走了两个?保镖。

    楼下,郑易已经在那?儿等着了,看到郁南嘉从上面下来,等上车后才?问道:“郁总,这好不容易有?了线索,就这么放过那?人了么?”

    “怎么会。”

    郁南嘉坐在后座,手中拿着的是一份更加详细的徐军的资料,包括他经常去的酒吧还有?地下赌场,上面一清二楚的,“放长线钓大鱼,这几年都等过来了,不差这么点时间,对了,商女士最?近在做什么?”

    郑易开着车回道:“夫人最?近在准备一场珠宝展览,说是要邀请顾少爷去当模特,等时间定下来后就会和顾少爷那?边协商。”

    “嗯。”随手将?那?份资料丢进夹层后,郁南嘉沉声道:“去公司吧。”

    等着房间里的人走了以后,徐军这才?从地上爬起来,一路来到窗边,掀开一角小心翼翼的往下看去,等看到车走了以后徐军并没有?放松警惕,而是来到门边,一直在那?儿听了有?十来分钟的动静,彻底确定外面没有?人后,他才?打开门往外看了一眼。

    回到房间后徐军将?不过八十来平的屋子?上上下下的检查了一遍又一遍,不仅是厕所,就连房间里所有?的灯罩都看了一遍,最?终确定真的没有?什么监控设备后,他才?放松了下来,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支烟,拿出手机给一个?没有?备注的打去了电话。

    “喂?”

    电话那?头传来郁瑶心懒洋洋的声音,徐军顿时就大声说道:“郁瑶心,你之前?说过,当年那?件事情不会有?任何人知道,为什么今天郁南嘉还找到我?了,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人的手段有?多吓人么,郁瑶心,我?告诉你,我?要是不好过,你这辈子?也别?想安安稳稳的当着你那?郁家小姐!”

    正在享受小情人浓情蜜意的郁瑶心一把将?小情人推开,起身后走到阳台,还谨慎的关了阳台的门,“怎么可能,当初那?件事情怎么看都是意外,怎么可能被发?现??”

    “意外?!”

    徐军一想到郁南嘉的手段,再听着郁瑶心暴躁的声音,他觉得郁瑶心到底有?什么资格和郁南嘉斗?

    徐军:“郁南嘉查了我?这几年来所有?的资金流水,上面有?你给我?转过账的钱。”

    郁瑶心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一想到郁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