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里,郁南嘉垂下了眼眸,周身气压极低,连带着感觉办公室的温度都下降了不少,明明还是夏日

    她抿着嘴看着视频那头的顾言溪,心中十分烦躁,狭长的狐狸眼微眯,几乎都快把不爽写在脸上了。

    就算是半个月,那也是十五天诶!

    之前顾言溪并不是没有这么久的离开过,甚至更久,她记得那次顾言溪去沙漠拍了一部电影,整整去了四五个月,虽然她去探班了,但是那个时候她也有不舍但并没有现在这样。

    或许是因为……

    总之,郁南嘉现在恨不得天天和顾言溪待在一起。

    郁南嘉都表现得这么明显了,顾言溪自然也看出来了,他歪了歪头,露出脆弱白皙的脖颈,一只手轻轻拂过拿出,他道,“姐姐,我后颈的咬痕变得更浅了诶。”

    郁南嘉呼吸一滞,发出一声很明显的吞咽声,她看着视频对面的顾言溪,这哪儿是网上那些人说的清冷的冰美人,分明就是一个勾魂夺魄的妖精!

    哪怕是隔着视频,顾言溪都能清楚的看到郁南嘉那深邃的眼眸里翻涌的爱欲,脑海中忍不住的想到那天晚上郁南嘉的强势,还有两人分别的那个吻。

    他的手指微颤,明明刚刚洗了澡,甚至屋里还开着空调,可一股不容忽视的燥热在身体里蔓延开来,看着屏幕上自己的小框里,脸色都有些泛红的他,忍不住的眨了眨眼睛,拿着手机的手指一动,视频顿时挂断了。

    烫手的手机丢在床头柜上,顾言溪就这么躺了进去,可没多久,一只白皙修长的手就从被子里面伸了出来,在床头柜上摸索了一下,成功抓到手机后,嗖的一下就将手机带进了被子里面。

    郁南嘉看着被突然挂断的电话,还有些茫然,但很快就反应过来,是某位顾大美人害羞了。

    脸上露出一抹笑意,看着现在时间还早,她准备再将明天要给沈宜娴的计划书看一下。

    虽然这件事情十拿九稳,但是在没有彻底敲定下来,郁南嘉还是不放心,毕竟那块地她已经有了很重要的决定。

    “叮——!”

    就在她刚拿出文件,放在桌上的手机就亮了。

    顾言溪:“姐姐,我困啦,我先睡觉了,你也不许熬夜!”

    郁南嘉轻笑了一声,手指动了动。

    郁南嘉:“好,晚安。”

    桌上的文件对她瞬间没有了吸引力,她拿着手机起身走进了休息室里。

    有人管着的感觉好像还挺不错。

    *

    依旧是沈宜然的私房菜。

    商斯年从车上下来后就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擦了擦眼角不存在的眼泪花花,看着从驾驶位下来的郁南嘉,丝毫没有半点深夜熬夜,次日早起的困倦,甚至这个人还在上午的时候连续开了两个会。

    “小侄女,你其实是机器人吧?”

    郁南嘉侧目看了眼奇奇怪怪的商斯年:“?”

    商斯年立马说道:“我这都还没熬夜呢,哪怕这会儿都有些困了,你这个常年熬夜达人,怎么没有半点影响,甚至连个黑眼圈都没有。”

    郁南嘉红唇微微扬起,她道:“舅舅,就有没有种可能,我还年轻?”

    余光看到站在屋檐下的沈宜然,说完后,她就踩着高跟鞋大步走了过去,黑色的裙摆在半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

    商斯年小声的嘀咕道:“年轻了不起哦,天天的,就知道来戳老年人的心,真是过分分!”

    “沈老板。”

    “郁总。”

    两人相视一笑,伸出手友好的握了握手,商斯年紧随其后的跟了上来。

    沈宜然笑道:“上次我有件事情忘记找郁总帮忙了,我家小侄女特别喜欢顾影帝,就是她身体不好,家里不让她出门,不知郁总能不能帮我一个小忙,让顾影帝帮我签个名,到时候我拿回去哄她开心。”

    对于沈宜然为何会知道顾言溪和她的关系,郁南嘉都不用去问,只是这件事情到底关系到顾言溪,她道:“沈老板,这件事情我问问言溪。”

    “那就麻烦郁总了。”

    沈宜然并没有什么不悦,主要是她平日里实在是有些宅,前阵子不小心惹了小侄女生气,这才想着要哄哄,但这件事情还需要看当事人的意思。

    “对了,我姐临时有个小会,可能要迟点过来,两位跟我去后面坐坐吧。”沈宜然抬起手看了眼腕上的表,“算算时间现在应该也在来的路上了。”

    “好。”

    就像商斯年说的,沈宜然很喜欢做饭,将两人带到上次的那个庭院后,自己又走了,商斯年喝了一口不知道用什么花泡的茶水,咂吧了一下嘴巴,只觉得一股清香,还挺好喝。

    又喝了一口后,他才道:“我很好奇诶,你为什么非要用那块地修环山游乐园诶?”

    眼眸一抬,她看着商斯年脸上写满了好奇,她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

    可恶啊!

    沈宜娴并没有让她们等多久,但随之而来的就是一幕让人很不愉快的场面。

    郁南嘉冷眼站在屋檐下看着刚从车上下来的沈宜娴被人拉着套近乎。

    沈宜娴脸上已经有了冷意,能站在这儿都是她很好的家教了。

    可郁博涛就是没有看到一般,拉着郁瑶心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后说道,“沈小姐,没想到在这儿碰到了您,不如今天就让我请您吃顿便饭吧。”

    沈宜娴皱着眉头看着站在郁博涛身边的郁瑶心,一脸懦弱的样子,可眼中却藏不住的深意还有势在必得。

    对于郁家的事情,她也知道,只是她没想到这郁氏的董事长竟然是这样一个错把鱼目当珍珠的人。

    微微抬起头来,她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屋檐下穿着黑裙气质不俗的女人。

    郁氏现任总裁,也是将郁氏从一摇摇欲坠带着走到现在成为不仅是南市,也算是国内算得上是前五的集团,郁南嘉。

    显然是在看热闹。

    沈宜娴冷声道:“抱歉,不用了,我来这边约了人。”

    任谁都能从话中听出了拒绝,但是偏生这个意外就是郁博涛。

    他道:“这次郁氏和zf合作嘛,沈小姐,其实有些时候合作的对象也可以看能力的,沈小姐要不给我们几分钟的时间?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

    就在这时,一只手伸过来不容拒绝的拿走了郁博涛手中的计划书,她随意的翻看了一眼,侧目看了眼躲在郁博涛身后的郁瑶心,冷笑了一声,“也是,毕竟自己也在带项目,既然这样,沈小姐要是不介意,就让他们一起?”

    沈宜娴有些意外的看了眼郁南嘉,郁南嘉轻轻点了点头,她这才道:“既然郁总没有意见,那两位就一起吧。”

    等到了庭院后,郁博涛就迫不及待的将那份计划书拿给沈宜娴看,郁瑶心将早就准备好的那些话说了出来。

    商斯年和郁南嘉在另外一边喝茶,沈宜然带着小吃走了过来,看到那边的场景后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情况?”

    “有些人脸皮厚,自以为抢过去就会变成她们的机会。”

    商斯年剥着瓜子,那恶狠狠地样子,怕是在把瓜子当成那两个人给剥了。

    郁南嘉却没有半点着急的样子,甚至还悠悠闲的靠在椅子上,看着王吉给她发来的小视频。

    视频里,顾言溪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坐在一处木屋里,而他对面坐着一个穿着休闲装的男人,不知道在说什么,顾言溪握住的手猛地用力,眉头都皱了起来,仿佛在经历什么很痛苦的事情。

    视频很短,不过三十秒的时间,郁南嘉反反复复的看了几遍,目光贪婪的看着视频里有些脆弱的顾言溪。

    “你可真是独善其身啊。”

    沈宜娴略微清冷的声音在对面响了起来。

    郁南嘉将视线从手机屏幕上挪开就看到沈宜娴面色不虞的站在自己的对面,她轻笑了一声,就这么仰头看着她,“毕竟以后这种事情还会经常发生,沈小姐难道没有做过心理准备?”

    商斯年和沈宜然坐在一起,两人吃瓜一样看着她俩,眼神小小声的交流。

    “我怎么感觉这两个人好像好熟悉的感觉?”

    “我也觉得诶,你姐和我侄女真的是第一次见面么?”

    “我也不知道啊,我姐的事情我从来都不去问,但之前要是真的认识的话,为什么又要通过我来联系我姐?”

    “好奇怪啊,难道这两人磁场相合,一见如故?”

    “不确定,再看看。”

    沈宜娴听着这阴阳怪气的话,有些无奈,“我当初突然离开是因为家里出了事情。”

    “哦。”郁南嘉将自己的计划书丢到桌上,“沈小姐看看吧。”

    “不用看。”知道某人还没消气,她坐在椅子上,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两份合同,“公章已经盖上了,直接签合同就行了,到时候我会让人联系你的。”

    “行。”

    吃瓜二人组瞪大了眼睛。

    商斯年再也忍不住了,看着自家侄女,“侄女,你和沈小姐认识?”

    郁南嘉行云流水的在合同上签了字,笔帽盖上后,她才道:“是啊,我们是在国外留学的时候的室友,某些人和现在的小先生能走到一起还是因为我帮忙的,结果没想到啊,啧啧啧。”

    沈宜娴:……

    “咦!”沈宜然的眼睛都亮了起来,“郁总,快说说,我姐这木头是怎么将小姐夫追到手的?”

    “我可好奇了,可是我姐就是不说,问小姐夫,我姐就将小姐夫带走了,好奇死我了。”

    一想到沈宜娴和林洛两人当初差点上演古早追夫火葬场,戏谑的目光就投向沈宜娴。

    两人虽然多年没有联系,但当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