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言溪趴在床上,手边摆着许多剧本,手里还拿着一本,自从那天回到家后他就没有怎么出门,其实他还有一个杂志要拍摄的,但却没有心思去,就找王吉往后挪了两天。

    脑海中止不住的想着那天发生的事情,虽然有些模糊,但他怎么也忘记不了郁南嘉因为他而失控的样子。

    耳边传来郁南嘉温柔的声音,顾言溪这才回过神来,原来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将电话打出去了。

    他懒洋洋的在床上翻滚了一圈,仰躺在床上看着头顶漂亮的顶灯,电话那头的郁南嘉不知在做什么,背景声音还有些大,他疑惑的问道,“姐姐,你在做什么诶?”

    郁南嘉转头看了眼身后的仓库,她又往前面走了两步,觉得声音小了以后才道,“我在工地上,这边有人在敲墙,声音可能有点大。”

    “哦,这样啊。”

    顾言溪本来就是无意中打出这个电话的,简短的两句话后,两人都沉默下来了,但谁都没有要挂电话的意思。

    不知过了多久,郁南嘉才道,“言溪,晚上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有!”

    不过脑子,顾言溪就已经报了一大堆菜名了,直到听到电话那头的一声轻笑后,顾言溪这才反应过来,耳朵悄悄咪咪的染上了一层红晕。

    “好,我这边等一下,迟点过来。”

    “嗯嗯,我在家等你哦~”

    眼看着保镖已经过来了,郁南嘉又和顾言溪说了两句才挂断了电话。

    “郁总,里面已经完事了。”

    郁南嘉点了点头,“报警吧,这边就交个你们了。”

    “好的,郁总。”

    郁南嘉开车去将顾言溪想吃的菜都买齐了,这才去顾言溪住的别墅,等到了后已经快七点半了,天色都擦黑了。

    她有顾言溪所有住所的密码,顾言溪亦是如此,打开门进去后屋内有些昏暗,打开灯就看到蜷缩着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的顾言溪。

    青年睡得正香,柔软乌黑的短发在米白色的沙发上轻轻地蹭了蹭,一张脸蹭进了小毯子,裹成一团,就像是一个大型的带着香草味的信息素,地上还有一本剧本,显然是刚刚在这儿看着又睡着了。

    郁南嘉缓缓蹲在地上,她伸手将被子往下扯了扯,露出青年精致的眉眼,因为是侧躺着的,脸颊上的肉被压着嘟了起来,她伸手轻轻地戳了戳,顾言溪哼哼唧唧的,伸手啪的一下打在郁南嘉的手背上,然后抱着小被子在沙发上转了一圈继续睡了。

    后颈就这么暴露在郁南嘉的视线里,原本白皙的后颈,现如今还有一个牙印在上面,郁南嘉再一次想到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顾言溪双眸含泪就这么趴在床上,脸颊上一层红晕,伸手将自己的衣领扒了下去,带着几分哭腔的对她说让她标记他。

    那种场景就算是圣人都忍受不了,更别说她原本就对顾言溪有着说不出道不明的心思。

    她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伸手扯了扯小被子将人盖住后,她就大步去了厨房。

    不管什么时候的顾言溪对她都有致命的吸引,她要是再看下去,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顾言溪是被香味诱惑着醒过来的。

    他翻身坐在沙发上,整个人都还有点发懵的状态,他伸手摸了摸头发,几缕小头发倔强的翘着。

    “醒了?快去洗手吃饭了。”

    郁南嘉系这围裙端着菜从厨房里走出来,就看到顾言溪呆呆地坐在沙发上,今天有些热,他穿着一件比较宽松的居家服,精致的锁骨露了出来,甚至还有一些比较淡的印子,脸颊上还有一抹淡淡的红色。

    他捂着嘴打了一个哈欠,泪水打湿了密长的睫毛,颤颤巍巍的纠缠在一起,听到郁南嘉的声音后,他下意识的转过头去,冲着她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唇红齿白的,看起来格外的好看。

    顾言溪还抱着小毯子坐在那儿,郁南嘉无奈的走到沙发边,伸手碰了碰他的脸颊,下一秒青年就这么扑在了她的怀中,脸颊在她的腰腹上轻轻地蹭了蹭。

    “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郁南嘉说着手就要去探他的额头,结果就被顾言溪伸手握住,两人的手相扣在一起,顾言溪摇了摇头,“没有,就是有点点困了。”

    郁南嘉轻笑了一声,知道他最近易感期到了可能浑身有些躁动,她摸了摸青年的头发,手指不经意间从他的后颈划过,顾言溪一阵颤栗,又往郁南嘉的怀中拱了拱。

    香草味在鼻尖晃悠着,手指轻轻揪住一缕头发在指尖缠绕着,她低声询问道,“你打抑制剂了么?”

    “没有。”

    顾言溪的声音懒洋洋的,就像是一只矜贵的猫儿一般,要是他有尾巴,估计也是懒洋洋的晃荡着。

    郁南嘉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呼吸,她一把将怀中坏心眼的青年抱起来,一路走到厨房,将他那白皙的爪子给洗了以后就抱着放在餐厅的椅子上,她看着顾言溪脸上那狡猾的笑容,无奈的伸手捏了捏他的鼻尖,“一天天的,不老实,不是想吃这些么,先吃饭吧。”

    顾言溪盘腿坐在椅子上,拿着筷子环顾了一圈桌上丰盛的菜,撇着嘴说道,“不是还有一个剁椒鱼头么?”

    郁南嘉给他夹了一个圆子,闻言挑眉说道,“你现在还能吃吃辣?”

    顾言溪:……

    碎发掩盖的耳朵悄悄染上了红晕,顾言溪微微动了一下,有些不自在的扣了扣手中的筷子,最后默默地将圆子吃下去了,又陆陆续续的吃了不少郁南嘉投喂的东西。

    直到一股奇奇怪怪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开来,顾言溪的一双桃花眼瞪得圆溜溜的,迅速抽了一张卫生纸将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又喝了一大口水,这才气鼓鼓的看着郁南嘉,“姐姐!”

    “哎,怎么就被发现了呢?”

    手中的筷子一个转弯,郁南嘉就这么将那块胡萝卜吃了,看着气鼓鼓的顾言溪,她嘴角勾起一抹愉悦的笑容,“言溪,你都多大了,还挑食。”

    顾言溪哼哼的说道,“我都是大人了,怎么就没有一点挑食的权利了!”

    “行吧,你不是想吃糖醋排骨么,再吃一块。”

    顾言溪看着碗里诱人的糖醋小排,但又想到自己现在还在生气,可姐姐做的排骨真的好吃,犹豫了一下后,顾言溪决定先吃饭后生气。

    桌上的气氛再一次的恢复到顾言溪吃,郁南嘉给他夹菜的模式,但这次,顾言溪开始注意了,要是有不喜欢吃的,丝毫不客气的往郁南嘉的碗里夹。

    吃完饭后,顾言溪就这么靠在椅子上,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满足的打了一个嗝,郁南嘉则是将碗筷都收拾进去放在洗碗机了。

    等她收拾好了以后出来就看到顾言溪窝在阳台的懒人沙发上,手中拿着刚刚没有看完的剧本继续看着。

    她倒了一杯水走到阳台那儿盘腿坐下,将水杯随手放在一旁的小茶几上,刚刚坐下呢,懒人沙发上的青年就咕噜噜的滚了来,精准的落在了她的怀中,郁南嘉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颊,随口问道,“王吉说你推了这两天延后了一个杂志的拍摄,是不舒服么?”

    顾言溪摇了摇头,任由那只手在自己的脸颊上作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后才道,“这两天易感期,这次有些不太稳定,还是不要去了。”

    郁南嘉点了点头,“也是,既然这样就好好在家里休息吧,你这又开始看剧本,不是刚杀青么?”

    “之后的计划,不过应该没有什么时间去拍了,我刚杀青的那个剧组的导演说要让我回去补拍一些镜头。”顾言溪将剧本丢在一边,就这么看着郁南嘉,“姐姐,吴浩宇的事情是你做的叭?”

    郁南嘉没有否认,“他敢对你做出那样的事情,我自然是不会放过他的,对了,盛青娱乐将那个s的计划拿给我了,到时候我让郑易发给你看看,要是感兴趣的话我就让他们来安排。”

    顾言溪从始至终都没有将那吴浩宇放在眼中过,不过听到那个s计划后却来了一些兴趣了,“没想到这盛青娱乐这次是下了血本了,这次算是我们郁资本大获全胜啦!”

    听着顾言溪打趣的声音,郁南嘉露出了一抹笑意,只是对于顾言溪还要去那个剧组补拍的事情,她怎么都有些不放心,想了一会儿说道,“这次和你合作的人我会让郑易把关的,到时候让他跟你一去过去。”

    “可别!”顾言溪连忙拒绝,他哭笑不得的说道,“你可饶了郑易吧,就算他真是个机器人也要休息的叭,王吉就带我一个艺人,这段时间又没什么工作了,到时候我让他跟着我一起过去。”

    “可……”

    “姐姐,我真的没事儿的,我虽然身体差了一些,但我好歹也是alpha啊,而且这次事情过后,剧组的那些人不会再有什么小动作了,我不会出事的。”

    “也好。”

    郁南嘉一向不怎么插手顾言溪的安排,只是这次事情让她有些后怕,要是她当时没有在华翎的附近呢?

    顾言溪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她都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郁南嘉垂眸,她一只手搭在顾言溪的腰上,两人就这么四目相对着,别墅外面的灯不知什么时候自动开启了,淡黄色的灯光照在顾言溪的脸上,虚幻而又带着几分迷离。

    因为上一个角色的缘故,顾言溪几乎没有修剪头发,有些长了,盖住耳朵,半遮住了肩颈,与白皙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青年再一次的打了一个哈欠,桃花眼水光潋滟,仿佛在无声的邀请着什么。

    微博上都说顾言溪是清冷的冰美人,但对于郁南嘉来说,顾言溪更像是一只矜贵无比的猫儿,而且还很漂亮,傲娇,但又十分的粘人,惹恼了还会用自己的爪子挠你两下的那种。

    “困了,就去睡吧,我也要走了。”

    指腹轻轻的从他眼尾擦过,将那还没来得及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