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敞的会议室里,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女人慵懒的靠在扶手上,看着坐在对面的中年男人,她红唇微扬露出了一抹轻蔑的笑容,“贵公司想要找我合作,如今却没有半点诚意,从进会议室到现在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陈总就看了十五六次的手机了,怎么,陈总是在等着郁瑶心那边给你报价么?”

    陈总刚想要说什么,生生的被这句话吓得生生将话给咽回去了,他看着坐在对面的女人,女人五官精致明艳,一双上扬的狐狸眼蛊惑人心,可如今却又带着些许冷意。

    顶级alpha的压制让陈总不由自主伸手扯了扯领带,带着几分讨好的语气说道:“郁,郁总您说笑了,您才是这郁氏集团如今的掌权人,我怎么可能会去找别人,我给您的报价真的已经是低于市场了。”

    “是么?”

    郁南嘉的手动了动,站在一旁的郑易拿出平板,手指在上面滑动了两下后平缓的说道,“刚刚贵公司的李董事给郁副总的报价是十六亿,而且公司所带的债务由你们自行负责。”

    陈总顿时脸色大变,他慌张得连连摆手:“郁总,这件事情我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去联系郁副总,郁总,这件事情我马上就去查清楚,一定给您一个交代。”

    男人说着就要站起来,结果被郁南嘉打断了,她坐直了身体看向陈总,修长的手指在桌上轻轻点了两下,冷淡的说道:“我记得贵公司之前有在西郊买了一块地,买的时候是十亿,不如这样,三十个亿,我就收购你们附带西郊的那块地,如何?”

    男人顿时有些犹豫了,可巨大的债务就跟一把刀一样悬在他的头上,可那块地……

    他闭上眼睛一咬牙,“好,就按郁总说的做。”

    郁南嘉笑脸盈盈的看着他,站起来朝着男人伸出手,“陈总,三天后三十亿会准时打进你的账户,我希望在这期间不会有任何问题,对吧陈总?”

    男人连忙站起来,在衣服上将手掌心的汗水擦拭掉后才小心翼翼的握住郁南嘉的手,他连连点头,“郁总愿意出手,我一定不会让郁总失望的,三天后我会准时过来与您签订合同。”

    *

    回到办公室后,郁南嘉就看到了跟没骨头似的女人就这么躺在沙发上,她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很快就缓了下来,转身坐在椅子上,“你过来干什么?”

    汪雅转身坐了起来,翘着二郎腿看着郁南嘉,“你刚刚干了这么漂亮的一件事情我自然是来恭喜你的,不过你为什么要西郊那块地?官方那边不是一直压着么,好像是要征用那块地修什么乐园还是什么的,你不怕砸手里?”

    “还是说你得到了什么消息?”

    郁南嘉笑了一下说道:“是要修一个乐园,不过不是不可以挪位置。”

    “果然啊。”汪雅倒在沙发上,“你的消息果然灵通,要真是这样,那块地真能动工,你可赚大发了,到时候那些人也不敢再逼逼什么了,不过你就真的放任那郁瑶心搞动作?按照你以往的脾气不是应该早就将人提出国内了么?”

    汪家和郁家一直都是世交,两家又是邻居,汪雅和郁南嘉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对于郁南嘉的性子,汪雅不说百分之百的了解至少也有百分之七八十。

    郁南嘉的父亲和母亲是商业联姻,两人在外面玩儿得很花,从小就有不少bo不怀好意的靠近郁南嘉,企图进郁家,但是郁南嘉是一个不择手段的疯子,加上郁家出手就没有人敢再来郁南嘉的面前了。

    但这次不一样,郁南嘉的父亲在外面有了私生女,还光明正大的将私生女带回了郁家,而那个私生女就是郁瑶心,用汪雅的话,那郁瑶心就是一个标准的绿茶,将郁南嘉的父亲哄得找不到北,还将人安排进了郁氏。

    虽然至今没有出什么错,但也能看得出那是一个有野心且不是个蠢货。

    虽然知道这个人不会对郁南嘉造成什么影响,可一个私生女整日在自己面前晃荡,多少还是有些恶心的。

    郁南嘉却道:“谁让她讨老爷子喜欢,就留着吧。”

    汪雅耸了耸肩,“行吧,对了,今晚她们说要聚一聚,你来不?”

    郁南嘉摇了摇头,“言溪今晚杀青,你们去吧。”

    “那行吧,知道顾小少爷在你心里的地位是第一位的,我先走了,等你有空再聚。”

    “嗯。”

    汪雅走后,忙碌了一个上午的郁南嘉也算是有空拿出了手机,习惯性的点进微博看了看。

    #郁梨高调表白顾言溪#沸

    #顶级alpha顾言溪

    #顾言溪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

    #顾言溪恋情疑似曝光

    ……

    郁南嘉的眉头紧紧皱着,明明还是盛夏,可办公室的温度已经降至冰点。

    她随手拨通了秘书处的电话,没过一会儿,郑易就敲门进来,他也是一个alpha,刚进来就被郁南嘉的信息素给压住,脸色不由得发白,“郁总,您怎么了?”

    郁南嘉冷声道,“嘉言娱乐那边的公关是瞎了么,这种热搜为什么会出现在微博上,赶紧撤了。”

    随着信息素收起来,郑易也松了口气,他点了点头,“抱歉郁总这是我的失误,我这就给那边打电话。”

    郁南嘉随手将手机放在一边,冷声道,“不要有下次,不然扣奖金,对了d家的袖扣帮我去拿一下。”

    “好的,郁总。”

    *

    豪华的办公室里,穿着剪裁精致的西装的男人坐在办公椅上,头顶的灯光照下来打在男人的身上,多了几分脆弱的美感。

    他白得惊人,宛如那冬日里的白雪一般,气质清冷,眼尾染上一抹红晕,桃花眼微微上挑,左眼眼尾还有一颗血红的小痣,像蛊惑人心的妖精一般。

    他伸手从抽屉里拿出一瓶白色的药瓶,随后缓缓站起身来,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看了下去,街道上是行色匆匆的路人,男人眼波流转露出了一抹讽刺的笑意,办公室外面传来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随着敲门声越来越大,男人重新走到桌边坐下,将药瓶打开就这么倒进了嘴里。

    随着药瓶掉落,办公室的门也彻底报废。

    一群穿着警察制服的人冲了进来,将整个办公室团团围住,“夏兴,你已经被捕了!”

    可男人却没有半点反应,为首的警察收木仓上前拍了拍他,随后就看到了掉落在地上的药瓶,脸色顿时变了,“快去叫救护车,夏兴自杀了!”

    而办公桌上的电脑屏幕在这个时候亮了起来,上面显示出几个大字。

    ——你还是输了。

    “好,卡!”

    随着导演的声音响起,一直躲在角落的工作人员这才站了出来,剧组里面响起此起彼伏的“顾老师杀青快乐”的祝福,一时间刚刚还有些压抑的办公室顿时热闹起来,而坐在办公椅上的顾言溪也在这一刻睁开了眼睛,桃花眼里染上了点点笑意,“谢谢。”

    导演也送上了早就准备好的鲜花和红包,“杀青快乐,希望下次我们还能合作。”

    顾言溪伸手接过,点了点头,“肯定会的。”

    接下来就没有顾言溪的戏份了,至于之后要补拍的镜头导演组这边会提前通知,导演大手一挥说道:“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晚上记得来参加你的杀青宴就行。”

    “好的。”

    和剧组道别后,顾言溪就离开了,保姆车早就停在外面,等上车后,顾言溪有些疲惫的靠在椅子上,一旁的袁媛欲言又止的看着他。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袁媛小心翼翼的将之前截图保存的热搜递给顾言溪看,“顾哥,王哥说等他们想要撤热搜的时候已经迟了一步,是郁总撤下去的。”

    眼底的疲惫顿时消失,顾言溪眼巴巴的看着袁媛,“真的是她撤了?”

    袁媛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就眼睁睁的看着顾言溪将那截图发到了自己的手机上。

    ?

    “你和王哥这个月的奖金翻倍。”

    “好诶!”

    袁媛来顾言溪的身边没有多久,但也被科普过顾言溪和郁氏集团总裁的事情,可也只知道两人是青梅竹马长大的,只是……

    袁媛的目光忍不住的落到顾言溪那张无可挑剔简直就是女娲毕设的脸上,联想着刚刚提到郁总时候顾哥的表情,这真的没有点什么么?

    她要是没记错的话,郁总好像也是alpha吧?

    不过,双a也不是不行哈!

    常年混迹娱乐圈,吃瓜磕cp的雷达在这一瞬间就响了起来,袁媛抿着嘴憋红了一张脸,默默地将自己的视线往外移动。

    *

    转眼已经快六点了,之前剧组那边将安排表发到了郁南嘉的手机上,虽然顾言溪是杀青了,但是剧组还有一场夕阳戏份,所以杀青宴的时间定在晚上八点,算了算时间,郁南嘉果断地收拾了一下后就准备出发。

    还没等她出办公室呢,手中的电话就响了起来,看到来电显示后,郁南嘉的脸上多了几分冷意,手机铃声还在不停地响着,过了好久,郁南嘉才接通了电话,声音冷淡的开口,“什么事。”

    电话那头传来男人带着讨好的声音说道,“南嘉,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瑶心好歹也是你妹妹,如今你已经是郁氏的总裁了,那些董事们唯你是从,你也要给瑶心一点机会对不对,我保证瑶心不会成为你的……”

    郁南嘉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声音更加冷冽了,“有事说事。”

    另一边,郁博涛脸色有些不好看,但看着坐在沙发上眼眶微微有些泛红的郁瑶心,想到刚刚找回这个女儿的时候她骨瘦如柴的样子,心中还是有些不忍,只能低声说道,“这次收购案要不你撤了吧,我会给你别的补偿的,绝对不会比这个收购案差的,这毕竟是你妹妹经手的第一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