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什么意思?”到现在,郁博涛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他咬牙道:“我在说收购案,你和我提商家做什么,瑶心不是要和你抢什么东西,你就不能大度点么?”

    “呵。”郁南嘉冷笑了一声,“郁董日理万机的,可能不太清楚,这次的收购案是郁氏和商家一起合作的,郁董要是有什么疑问就去找商总商量吧,不过前提是你能进得去商家的门。”

    说完,郁南嘉就将电话挂断了,提着礼品袋准备去参加杀青宴,想着刚刚被耽搁了一会儿时间,郁南嘉现在的心情并不怎么美妙。

    猝不及防的被挂断电话,要不是郁瑶心还在,郁博涛都要将电话摔了。

    他看着郁瑶心期盼的眼神,郁博涛嘴唇动了动后只能安慰的说道,“瑶心,这次收购案牵扯太大了,你也知道我当初一心想要将你接回郁家,商家那边已经有意见了,香江世家那边风景还不错,爸爸送你一套那儿的别墅怎么样?”

    郁瑶心红着眼睛笑着摇了摇头,“谢谢爸爸,爸爸我会加油的不会让你失望的。”

    郁博涛顿时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好,你刚刚进公司,多跟在王副总的身边学习学习,有什么不懂的就多问问他。”

    郁瑶心起身走到郁博涛的身边,抱着他的手臂撒娇道,“爸爸,难道不能来问你么?”

    “能,怎么不能。”

    “就知道爸爸最好了!”

    *

    晚上八点整,华翎。

    剧组的人早早的就过来了,顾言溪也收拾了一下赶了过来,他站在门口环视了一圈没有看到想看的人后,漂亮的桃花眼暗淡下去。

    导演原本还在和制片人说话,看到顾言溪来了以后立马热情的站了起来,招呼着人坐下。

    一旁的制片人看了眼手机,立马站起来往外走去。

    剧组的一个演员看到后忍不住好奇的问道,“导演,还有人要来么?”

    导演点了点头,“咱们的投资方要来,等一下你们说话都客气点。”

    “知道啦!”

    顾言溪的心中泛起了一点涟漪,可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没有半点动静,他撇了撇嘴,有些不高兴的将手机倒扣在餐桌上,心中忍不住的嘀咕道,有本事撤热搜,别没本事联系啊,胆小鬼!

    而一些心思活络的,已经在小声的打听着这次来的投资方是谁了。

    只可惜知道内情的都将消息捂得死死的。

    眼看着投资方还没来,一直和顾言溪不怎么对付的男二号吴浩宇忍不住说道,“顾老师,之前看消息说您和郁氏集团的总裁关系不错,不会是郁总亲自来参加这次的杀青宴了吧?”

    吴浩宇的话一落下,就有人小小声的嘀咕。

    “这个人怎么一直和顾老师不对付啊,从进剧组到现在都是这样,演技又不好还一天天的拽得跟个二五王八似的。”

    “谁知道啊,估计是嫉妒呗,毕竟顾老师又好看又优秀的,虽然性子冷了点,但是谁不想嫁给这样的alpha啊!”

    “也不知这样的冰山美人最后会便宜谁了,真是好嫉妒啊!”

    “对了,之前不是听说那个吴浩宇有个金主么?”

    “不清楚,但是看着他这样,估计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

    还在发呆的顾言溪回神,掀起眼帘,深褐色的眼眸十分冷淡,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吴浩宇,“你要是感兴趣,要不我给你打个电话问问?”

    吴浩宇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冷哼了一声后并没有再说话了。

    不管这件事情是真是假,但是看着顾言溪那从容的样子,吴浩宇还是不敢赌,但是心里又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不过是靠着一张脸。

    还什么最年轻的影帝,怕不是床上功夫最好的影帝吧!

    门口,制片人也清楚地听到了里面的对话,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身边的气质不凡的郁南嘉,结果就看到她脸上的笑容,制片人忍不住的眨了眨眼睛,就在以为自己看错了的时候,郁南嘉已经推门进去了。

    “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车,来迟了,抱歉。”

    刚刚还有些热闹的包厢立马就安静下来,众人齐刷刷的看着门口的郁南嘉,尤其是顾言溪,此刻更是恨不得将自己的眼神黏在郁南嘉的身上,但随后想到他们差不多已经半个月没有联系了,他的眼底闪过一抹失落。

    直到郁南嘉走到了他的身边。

    “恭喜杀青。”

    女人微微俯身,目光温柔的看着顾言溪,只是看了一眼后眉头微皱。

    顾言溪比之前瘦了很多。

    郁南嘉这个举动放整个包厢的人都彻底安静下来,尤其是吴浩宇,看着那丝毫不避嫌而且还有些熟稔的举动,差点咬碎了牙齿。

    没想到这顾言溪不声不响的竟然还和郁总认识,难怪在这个圈子里,顾言溪没有人敢去动他。

    顾言溪坐在椅子上,微微抬起头看着近在咫尺的郁南嘉。

    郁南嘉作为一个alpha,五官长得很有冲击感,眉眼深邃,那双上扬的狐狸眼时常带着笑意,但却又给人一种极强如同被凶猛的野兽顶上一般的压迫感,鼻梁挺拔,红唇微扬,露出一抹独属于他顾言溪的温柔的笑意。

    “谢谢郁总。”

    顾言溪小脸紧绷,接过礼物后就不再看郁南嘉一眼。

    郁南嘉轻轻叹了口气,之前忙,没想着给他发消息,啧,果然是发小脾气了。

    制片人一看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对劲,他立马站出来拉开了顾言溪身边的椅子,“郁总快坐,快坐,这酒是我好不容易拿到手的,虽然不必郁总喝的,但是这个酒也不错,郁总,您尝尝。”

    制片人小心翼翼的给郁南嘉倒酒还不忘记给一旁的导演递了个眼神,导演立马回过神来,放弃去猜测顾言溪和郁南嘉的事情了,热情的招呼着包厢里的人都坐下。

    不过一会儿,包厢又开始热闹起来。

    郁南嘉到底是个总裁,不过喝了两杯酒后,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她拿着手机起身就出去了,她靠在外面走廊的柱子上,点了一支香烟,随手接通了电话。

    “有没有想我啊,我的好姐妹!”

    一道欢快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郁南嘉顿时有些无语,“顾莎莎你是不是有病?”

    顾莎莎丝毫不在意郁南嘉的态度,她靠在沙发上伸手将旁边长相精致的少年一把抱在怀中,随后道:“今天不是我家小弟的杀青宴么,我这还在米国回不来,不过他的礼物我已经送到了,到时候你记得提醒他签收哈!”

    电话那头传来细碎的声音,不用猜都知道电话那头的人在做什么,郁南嘉嘲笑道,“你也不怕现在玩儿多了,怕不是得补补了。”

    “嘿,郁南嘉,你……”

    不等那头说完,郁南嘉就挂断了电话,刚刚点燃的香烟一口没抽,她随手将烟熄灭丢进了垃圾桶里。

    她伸手揉了揉有些发痛的额头,最近实在是太忙了几乎没有怎么休息,刚刚又喝了两杯酒,这会儿就开始难受起来了。

    想到还在生气的某人,郁南嘉点开微信,熟练的点进置顶里面给闹别扭的顾言溪发了一条微信后就离开,一路回到酒店的房间里。

    这边,顾言溪看到消息后,撇了撇嘴。丝毫没有注意到对面吴浩宇的动作。

    一个在剧组里面并不怎么显眼的演员端了两杯酒过来,语气藏不住的激动说道:“顾老师!我可以和您喝一杯么,我真的很喜欢您的作品,您之前演的《迷案》我反反复复看了好多遍,您在里面饰演的变态杀手真的太厉害了!”

    “可以。”

    顾言溪虽然性子冷,但也不会轻易拒绝别人,他伸手接过那杯红酒,两人轻轻碰了一下杯一饮而尽。

    杀青宴差不多结束了,王吉问过顾言溪需不需要来接他,但顾言溪想到郁南嘉还在这边,身边又有袁媛就婉拒了。

    “顾老师,您怎么回去,需不需要送您?”

    导演看到顾言溪一个人站在门口,上前来询问了一句。

    顾言溪的酒量并不怎么好,一道灯光从他头顶打下来,艳丽的眉眼染上了一层红晕,挺巧的鼻尖上渗出一层薄薄的汗水,一双桃花眼湿润,他闻声漫不经心的转过看向导演,声音中带着几分疏离,“不用,袁媛已经去开车了。”

    导演看到他这样,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但想到这个人在圈内的身份和地位,还有刚刚郁南嘉的态度,半点心思都不敢显露出来,点了点头,“那顾老师再见,回去好好休息。”

    “嗯。”

    落后一步的吴浩宇站在黑暗当中,他的身边站着的正是之前找顾言溪敬酒的演员,演员有些忐忑不安的说道:“吴哥,真的不会出事儿么,那顾言溪看着和郁总很熟悉,万一,万一到时候被发现了怎么办?”

    吴浩宇轻蔑的嗤笑了一声,“能出什么事情,谁看见我们动了手脚了?就算被拍到了什么也是他顾言溪自己不检点,行了,我们走吧,啧,明天休息一天,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人已经陆陆续续走得差不多了,袁媛也开着车过来了,顾言溪上车刚刚坐下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他的脑海一阵眩晕,体内还有一股压制不住的燥热,漂亮的桃花眼里水光一片,挺拔的鼻尖上一层薄薄的汗水。独属于alpha的信息素在狭小的车内蔓延开来。

    袁媛是一个beta闻不到信息素,但她也看得出顾言溪的不对劲,立马担忧的问道,“言溪哥,你易感期到了?我这儿有抑制剂,你先打一针,我马上带你回酒店。”

    “不,你,你给郁南嘉打电话。”

    顾言溪的身体都在颤抖,眼底已经染上了一抹血色,顾言溪几乎咬着牙,嘴里已经有了铁锈味,可易感期来势汹汹又被下了药,顾言溪的理智几乎没有了,他用力的咬了一下舌尖,瞬间的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